欢迎访问:最新亚洲色拍偷拍-图片区 亚洲 在线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淫魔女仆馆】(01-04)【作者:游戏兔】

字数:2269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序章

  淫魔女仆馆,一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有这个梦想一般的宅邸存在,而现在的我就站在这个宅邸的一个大房间当中。周围可以看见三个淫魔女仆跟一个人类的老人在。

  女淫魔是依附在人类社会当中,以搾取人类精气、夺取人类生命维生的存在,是人类永远的敌人。这种恐怖的种族现在在我面前穿着在人类社会中象徵下仆地位的女仆装,这种反差让我还没能从错愕中反应过来。

  「我是这座宅邸的女仆长,我叫作玫瑰,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主人的生活起居。」带头的女仆对我说,她的长发火红得跟鲜花一样美丽,严肃而清秀的外貌就好像冰山一样不可侵犯,改变了我平常对於女淫魔都是轻浮荡妇的印象。

  「这一位是我们的前任大主人。」随后玫瑰对我介绍那个在女仆之中飞长突兀的人类的老爷爷。

  我傻傻的点头当作是跟对方打招呼,对方也露出怪异的微笑回应我。

  「这座淫魔女仆馆是由前任大主人一手打造的,相信主人应该已经知道这位大人的身份了,在人类世界应该是非常知名的政治人物才对。」

  听了玫瑰的介绍后我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对方是因为年事已高因此许久未在媒体上露面的驱魔师局的局长!那本来应该是已消灭淫魔为己任,身为人类对抗淫魔第一前线的大人物才对!

  「他真实的面目是为了一己的性欲,挪用人类政府的公款建造这个淫乱场所的大变态。在他的努力之下,我们这间原本应该很容易就会被外界发现的宅邸才能够延续存活至今,并且发展成达百余名淫魔女仆进驻的淫乱宅邸。」

  「然后就如同您现在看到的,我们的前任大主人已经不胜年纪的摧残,现在已经无力维持这座宅邸的营运了,所以我们才选上了你来到这里,也就是-我们的新主人。」

  我深吸一口气,虽然说淫魔对人类有害,但是将男人当作精液家畜饲养永远不杀害、或是嫁给男人变得跟正常的人类夫妻一样的小道消息,所以在我这个从未接触过女人的人而言,心中某处其实也有着希望能够被淫魔侵犯的愿望。
  「然后,这里的两位也是从淫魔女仆馆建立起就在这里的女仆。」玫瑰继续介绍,这一次旁边两名长相一模一样的金发淫魔女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淫魔中的双胞胎「左边的是芳草,右边的是香草。」

  「主人好。」她们两人也恭敬的向我鞠躬,虽然长相完全一样,但是她们有刻意戴上不同的发饰方便外人做区别,芳草的头发左侧戴着羽毛图案的发夹,香草则是在右侧戴着花型的发夹。

  「接下来,主人请随我来。我来带主人瞭解这座公馆以及主人该做的事情。芳草香草,你们带前大主人下去休息。」

  「遵命。」两人应声后将老人扶起带出房间,随后玫瑰走向我……

  ???????????????

  #1玫瑰的宅邸生活说明,请记得全裸着仔细的听喔

  「主人,请你将衣服全部脱下来。」

  「很惊讶吗?只要在这间宅邸,除非主人是在自己的房间内否则只要是有女仆的地方,主人都必须要保持全裸。」

  「这是因为,我们讨厌人类虚伪的样子,我们喜欢看见人类因为羞耻而随时都勃起的模样。」

  「所以,请脱下来,全部。」

  「………………」

  「就是这样,我已经感觉到了,主人在不熟悉的环境当中,被美丽的女性注视自己脱衣情形而羞耻的情绪,已经完全都被我给看得一清二楚。」

  「勃起了呢,只不过是被女淫魔看见裸体就勃起,主人你其实平常就经常想像被女淫魔侵犯并且用这个妄想来手淫吧?」

  「变态呢,明明跟女淫魔做爱是不被允许的,但是主人只是为了自己的性欲而犯规,简直是一点思考的能力也没有呢。」

  「接下来,主人请保持裸体的状态在宅邸内跟随着我走过一遍。路上你会见到淫魔女仆馆内所有的女仆,我会帮您一一做介绍。请看这个墙壁上挂着的东西,有各种颜色的项圈、牵绳、勾环以及各种你想要的道具,请主人自由选择佩戴上。」
  「………………」

  「我知道了,那么主人就用这样羞耻的装扮开始做关於馆内的介绍。请随我来。」

  「………………」

  「马上就见到一个女仆了,这位是雏菊。雏菊,这位是新的主人,过来打声招呼吧。」

  「喔?主人您怎么了?阴茎已经兴奋得不断颤抖了,难道说雏菊是你喜欢的类型吗?」

  「如果您这么中意这位女仆的话,请不要犹豫,立刻在她的面前自慰吧。」
  「对,主人在馆内的工作,就是不断的在淫魔女仆们的面前自慰,并且提供精液给淫魔女仆们。我们跟人类的女仆不同,所需要的薪水并不是金钱,而是男人的精液,所以主人射得越多,我们就会越高兴。」

  「但是,唯有一个限制请主人千万要记得,就是主人禁止在女仆看不见的地方自慰,要是被我们发现的话,就会给主人非常严厉的惩罚。」

  「那么主人,因为介绍的路程还很远,请主人简短的手淫几下但是还不能让自己射精。」

  「………………」

  「很好,主人很进入状况,就是这样的步调,你看着的女仆也因为你开始发情的模样而兴奋,正开心的盯着你的阴茎看呢,但是记得还不可以射精喔。」
  「………………」

  「好了,停手,我们继续前进。」

  「这位是小莓,小莓,这位是新的大主人,记得不可以像上次那样认错人而搾死喔。」

  「主人您问认错人是怎么回事吗?因为在这个宅邸内,除了主人您以外还有其他的『主人』存在。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光靠一个男人的精液量是不可能维持大量的淫魔女仆生存,所以前任的大主人允许我们抓捕路过的男人来馆内宰杀。」
  「主人请不要害怕,您的身份是『大主人』,对我们而言是最重要的存在,我们不会做出伤害您身体的行为,我们会杀掉的只有普通的『主人』而已。」
  「呵呵,马上就看到了呢,主人请看那里,有两个淫魔女仆正在搾取男人的精气呢。那个男人已经奄奄一息,应该没过多久就死了呢。」

  「看样子主人很中意这种搾死的场景呢,来,主人,看着这个场面想像自己是那个被搾死的男人继续自慰吧。」

  「………………」

  「明明会兴奋但是却害怕看人死的场景吗?不用担心,像这样的惨剧绝对不会发生在主人身上,因为主人是特别的人,主人可以享受将死的快乐跟绝对的安全,这就是,在想像的世界中最棒的魅力。」

  「………………」

  「看见了吗?那个男人躺在地上,一个淫魔女仆骑在他的阴茎上喜悦的上下扭腰,然后另外一个淫魔女仆脱下内裤坐在男人的脸上,强迫男人舔拭她的女阴。」
  「男人毫无抵抗能力的被两个女仆前后侵犯,阴茎被淫魔女仆的蜜穴吞噬,在上下的摆动中阴茎在淫魔女仆的体内进出。而嘴巴能感受到的只有淫魔的蜜缝,在一动也不能动的状况下除了感受密缝的臭气外什么也不能做。」

  「喜欢吗?」

  「………………」

  「是吗?呵呵。看到了吗?那是淫魔女仆的蜜穴喔,就在你身边在你耳朵吹气的我也有,是人类男人朝思暮想的性器喔。」

  「内壁可以自由控制分泌的爱液量,用浓稠而美妙的滑柔感征服抓进来的男性阴茎,这可是比人类女性的身体还要爽上百倍喔。但是很可惜。主人只能看着别的男人在那里被这个器官给操到死,自己只能一边想像那种器官的感觉一边自慰。握着自己朝天勃起的粗大受虐阴茎,想像搓弄他的是淫魔女仆的蜜穴一边用力搓弄,你这副模样实在是很可笑很难看,你自己也好好看看自己那难看的模样吧,不觉得丢脸吗?」

  「啊?速度更快了?被我这样辱骂会兴奋吗?主人真是个受虐变态呢。」
  「呵呵,对,我早就知道主人是一个受虐变态了,这就是我们选您当大主人的原因。」

  「因为呢,最喜欢被女淫魔虐待的变态M男是我们最爱的类型,不管怎样的性虐待都能兴奋、简单的就会屈服於女性,对我们而言只要得能到一个像这样完美的性奴隶,都值得四处向好友炫耀呢。」

  「所以主人您也以成为一个完美的被虐M男为目标,放开自己的人类尊严接受我们淫魔女仆馆的调教吧,我们会保证调教的过程会让主人非常得满意跟喜悦。好吗?」

  「………………」

  「呵呵,很好。那么,我们会用全力的调教主人,让主人变成一看见淫魔女仆就会反射性的勃起,然后只能想着自慰、永远回不了人类社会的被虐变态。」
  「正好呢,主人自慰时发出的雄性费洛蒙已经将附近有空的三个淫魔女仆吸引过来了,她们都很兴奋的想看主人不断自慰、最后射精的可笑模样呢。」
  「脸颊靠近到主人的阴茎附近了,主人可以感受到她们的口中发出的热气吗?大家都用热诚的眼神看着主人要如何虐待自己重要的性器官。」

  「大家都对新来的主人非常好奇,『主人天天都会像这样自慰吗?』、『平常用来当配菜的女淫魔是什么类型的呢?』、『不会觉得被淫魔女仆这样看着很丢脸吗?』,各式各样的问题传到主人的耳朵,为了回应她们的热情,主人请更用力、更快的搓揉自己的性器。」

  「………………」

  「对,就是这样,随着主人加快自己的手淫速度,女仆们的兴奋度也更增加了,你现在在做的事情在人类的女性当中是一个噁心、难看的行为,但是对女淫魔而言是最帅气、也最可耻、也最兴奋的行为。」

  「快速的手淫自己的阴茎,看着眼前兴奋着的女仆们,射精吧!」

  「感觉上来了,因为被淫魔女仆们看着自己的自慰行为,主人的兴奋程度已经达到了最高点,主人就看着淫魔女仆们好奇的脸颊,用力的射吧!射吧!射吧!」
  「………………」

  「嗯呼呼,出来了,又白又浓、充满活力的被虐精子呢,你眼前的女仆都被你射了一脸,好色呢。」

  「大家都争相抢着要这精液呢,她们口对口或是舔拭脸颊,很快就把精液给舔拭光了,主人为了我们拼了命的将这么美味的精液打出来,实在是太感谢了。」
  「………………」

  「就是这样,主人在宅邸内工作就是在女仆们面前自慰,因为主人是大主人的关系,可以自由选择要在哪一个女仆面前,要用怎样的形式射精。」

  「但是,除了前面说的不得在没有女仆的地方自慰以外,还有一项事情是绝对禁止的喔,那就是……」

  「只要没有女仆的允许,禁止触碰女仆的身体喔。」

  「为什么?呵呵,因为主人是被我们女仆调教的身份,像这样一直逼着主人不能碰我们得身体,一辈子只能握着自己的阴茎打手枪。劣等、自卑、屈辱感会不断的打入主人的心中,持续以往这样下去的话,主人会变成一个只会自慰的人偶,我们可以把主人随意调教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就是这样。」

  「那么,今天的工作就到这里,主人辛苦了。助主人有美好的一晚,晚安。」
                第一章

  我做为淫魔女仆馆的主人,最主要的任务是维持自己人类世界的驱魔局中地位,让大量的金钱跟权利可以流回宅邸内。

  淫魔女仆馆的前任大主人以自己是驱魔师局长的身份做操作,我以他的养子身分马上就在驱魔局当中弄到了一般人无法想像的大官身分。

  玫瑰化妆成一个人类的女性,穿着女用西装跟着我进入会议场,整个驱魔局有能力辨认出她的真身的只有站在大楼门口的两个地位最低的驱魔师,这两个人都因为家境的关系忍痛接受了局长的金钱贿络,假装没有看到跟在我身旁的玫瑰。他们以为玫瑰也只是一个我在外面弄来的淫魔情妇而已,这样的丑闻在驱魔师的高层当中这已经不是新鲜事。

  「那么,本年度第三次高层驱魔会议开始,本次议题重点在於对南部城市的淫魔的加强扫荡……」玫瑰站在我的背后看着我的表现,我手上的稿子是她事先拟定好的,在驱魔局局长二十余年的培育下,玫瑰已经有能力独自处理这些人类世界的事务了。

  回到宅邸内,就是除了看女仆跟自慰外没事可做的生活,在女仆们的色诱下,我几乎每天都会自慰个两三次,并且在女仆们喜悦的眼神中射精。

  「主人主人,我们要面试新的女仆,快跟我来!」除了大主人身边的几个女仆外,大多数的淫魔女仆都是我熟悉的那种无拘无束而放荡的性格。

  几个女仆带我到面试的房间,她们坐在椅子上,让我站在房间中央,然后面是房的门打开,走出来的是将会影响我一生的女人。

  一个青色秀发的女仆从门口走了进来,那端庄的举止成为秀丽的气质传了过来,头发上系着一颗两颗红色樱桃模样的发饰,美丽的脸庞跟壮丽的身材吸引着我的视线。

  「樱桃,你穿女仆装很好看呢。」担任面试官的女仆说着。

  「谢谢讚美。」樱桃做出优雅的鞠躬。

  「这里这一只是我们的主人,面试的内容是要在不碰他的阴茎状况下让他射精,我们会从你的过程技巧做评分。」

  「不能碰阴茎是吗?好的。」樱桃走向我「初次见面,小女子叫做樱桃,希望以后能尽我的一切来服务主人。」樱桃那纤细而清脆的声音让我得身心都酥麻了。

  「嗯哼,看样子主人对我很满意呢,樱桃很高兴呢。」樱桃掩嘴笑着,因为我是全裸面对她的,勃起的阴茎已经被她给看光了。

  「来,主人,请在这里躺下。」樱桃说……

      #2为了让樱桃的面试通过请看着樱桃我的脚并射精

  「主人现在躺在地上,而我现在就站在主人的头边,所以樱桃我纯白的内裤跟胸部的曲线应该都被主人看得一清二楚呢。」

  「樱桃已经知道了喔,主人的性癖是被虐狂,樱桃最喜欢这种最不要脸的性癖了,呵呵。好想赶快成为主人的性奴女仆,为主人献出樱桃的一切让主人幸福。」
  「说到被虐狂,最喜欢的性器官就不是胸部或女阴,而是脚对吧?所以樱桃用脚把主人身为主人的尊严践踏殆尽的话,主人会兴奋吗?」

  「………………」

  「呵呵,害羞了。主人,樱桃只是一个卑微的性隶女仆而已,所以主人有怎样的性癖都可以直接了当的说出来,只要是樱桃做得到的全部都会帮主人做的。」
  「你看,樱桃现在把鞋子脱下来了,这一双鞋子就这样摆在主人的胸口上。然后穿着黑色丝袜的双脚的现在就站在主人的脸的两边。」

  「然后,我的脚跟靠在主人的耳边,然后用脚掌夹住主人的脸。」

  「舒服吗?樱桃现在开始前后摩擦,将人家温暖的脚透过黑色丝袜传达到主人的脸上,让主人舒服到忘了自己现在是在被女人用脚侵犯这种羞耻的事情,只能想着用樱桃这舒服的脚掌打手枪。」

  「能够成为主人打手枪用的对象,樱桃觉得好幸福呢。」

  「………………」

  「主人的阴茎硬挺挺的,兴奋得开始颤抖了,看到主人这么兴奋的样子,樱桃也很高兴喔。」

  「接下来,樱桃要给主人施魔法,这是一个只对变态被虐男有效果的特殊魔法,主人被施了这个魔法后,就会变成樱桃的玩具人偶,脑袋想像的事情、双手能做的事情,全部都由樱桃来控制。」

  「在樱桃说话的期间,主人应该已经中我了魔法了,来试试看吧。」

  「把左手举起来。」

  「………………」

  「把右手举起来。」

  「………………」

  「现在把双手一起放下来。」

  「………………」

  「完全造做呢,果然主人是一个变态被虐男,这个魔法果然可以完全控制住主人呢。」

  「来,主人,左手按在自己乳头上,右手放在自己的阴茎上,但是还不准开始动。」

  「………………」

  「就是这样,主人已经完全被我控制住,就算是再羞耻的事情也做得出来,是一只完全没有自我的玩具人偶。」

  「但是,主人对自己被淫魔控制的事情中所感到的羞耻心已经完全变成了快感,在你心里面只期待樱桃现在命令你开始自慰。」

  「但是,樱桃不会马上命令主人自慰,樱桃要欺负主人,挑逗主人的性欲但是让主人无从发泄,这么一来主人就会为了想要自慰而开始哀求我。」

  「樱桃最喜欢看见受虐狂主人向我求饶的样子,只要看见主人这种没用的模样,樱桃的心脏会兴奋地绷绷跳,因为樱桃会觉得自己可以把主人的性功能都掌握在手中,进而完全的控制主人。」

  「来吧,主人,用最悲惨、最无能的口气,向樱桃哀求,求樱桃的脚踩在主人的阴茎身上,用穿着黑丝袜的小脚把主人踩到射精!」

  「请主人说出『请樱桃小姐把我变态又没用的被虐鸡鸡踩到射精』!拜託了,说吧,樱桃想听主人说出这么低能又没用的台词!」

  「………………」

  「呵呵,主人说得很好,但是很遗憾,面试的规则是我不能碰主人的阴茎,所以我不能踩,万分抱歉,呵呵。」

  「不过,主人可以开始手淫了,请记得务必要想像樱桃的脚正踩在主人的阴茎上。

  「樱桃的足交可是非常熟练的,绝对能把主人弄得非常舒。而樱桃现在穿着的黑丝袜的材质也是特别挑选过的,触感特别的细緻柔滑,轻轻一滑过就会让主人有爽到天国的舒适感喔。」

  「要是樱桃帮你做足交的话,樱桃的双脚脚掌会将主人的阴茎夹起来,然后上下挪动,些微的痛感会被无尽的快感盖过,主人的视线只能看见人家穿着黑丝袜的纤细大腿和人家欣赏被踩的主人的表情。」

  「主人明明是被女人的脚踩着,但是却陶醉在女人的脚中,完全没有任何身为男人的尊严,只是一个喜欢被淫魔女仆践踏的低能变态而已。」

  「………………」

  「啊,主人兴奋了,樱桃只要看见主人屈服於女人的脚时露出的恍惚神情就会非常高兴,所以樱花的身体现在也已经湿了,主人有看见吗?阴花的内裤已经被爱液给弄髒了,如果主人喜欢的话,我也可以把这件内裤脱下来借给主人手淫助兴用喔。」

  「………………」

  「呵呵,只不过一件内裤而已,主人反应不要那么大嘛。来,主人,把手淫的速度加快喔。按自己乳头的手也要开始搓揉喔。」

  「啊,主人一加速,樱桃的心跳也就跟着加速了,主人悲惨的手淫自己的样子真的好可爱,而且脑袋里用来想像的画面竟然还是樱桃足交主人的模样,这种事情要是让人类的女性知道的话,主人一定会被当作变态厌恶吧。」

  「这时候所有的女人都会以鄙视的眼光看着你,主人也再也无法在人类世界中生存,变成一个只能看着淫魔女仆文章自慰的可怜虫。」

  「可是,淫魔女仆不会讨厌主人的喔,主人越变态、越淫荡,淫魔女仆就会越喜欢主人,主人你现在淫荡的模样已经让负责面试的女仆们也兴奋起来了喔。」
  「因为主人兴奋的程度决定了樱桃能不能成为主人的女仆,所以拜託主人尽量兴奋吧,手淫阴茎的力度、搓揉乳头的速度都要加快,把主人最淫荡、最变态的一面展现给所有面试官女仆看,让大家都知道主人现在仅仅只是因为樱桃的脚就兴奋得这副模样,已经没有樱桃的脚就活不下去,一定要想像着樱桃的脚打手枪才行!」

  「继续,用力的,用快要射精的力道用力的对自己手淫!」

  「好的,现在暂停,不准继续手淫。」

  「………………」

  「呵呵?主人真的变成一脸不满的样子呢。对不起,因为光是这样就让主人射精的话,樱桃是没办法在面试中合格的,樱桃得要更加诱或主人,让主人堕落得更深才行。」

  「好的,接下来不管樱桃说什么,主人都只能用想像的,在樱桃说可以以前都不可以开始做喔。」

  「主人,请想像樱桃现在改用单脚踩在你的阴茎上,整个脚掌踏在整根肉棒上,稍微的施一下力,将主人的阴茎狠狠的往腹部上踩,变成主人的身体已经狠狠的被樱桃踩在脚底下。」

  「很羞耻对吧?被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女仆践踏,而且这不是任何的服侍、只是为了通过面试不得不做的强奸。再加上,樱桃还被规定不可以碰主人的阴茎,主人只准自己手淫自己没碰过任何一个淫魔女仆的童贞阴茎,这是多么悲惨的状况啊,看见主人如此可怜的模样,樱桃都忍不住要笑出来了。」

  「好了,踩在主人身上的樱桃要开始挪动脚了,跟之前不一样的是,主人会感觉到很痛,因为这是樱桃故意要弄痛主人的,樱桃非常喜欢主人,所以很想看主人因为痛苦而惨叫的样子。」

  「啊,樱桃现在一定已经不小心露出嗜虐的笑容了,因为被淫魔女仆的脚踩着而发出哀嚎的主人太棒了,身体都散发出淫荡的汗臭味,变得好可爱。」
  「樱桃的乳头也站起来了,不过因为樱桃穿着女仆装所以主人看不出来呢,那樱桃把衣服解开吧。」

  「………………」

  「好的,樱桃已经将上衣根胸罩脱下来了,主人可以看见人家E罩杯的胸部吗?淫魔女仆都是为了满足主人性欲而生的,所以樱桃的胸部也被淫魔女王造得特别美丽,可以看见这美丽的弧形跟粉嫩的乳头吗?樱桃很有自信的,相信主人一定能马上看得入迷呢。」

  「然后,就在主人看得入迷的时候,樱桃的脚也狠狠的往下踩,每踩踏一下樱桃的胸部也会晃动一次,让主人在痛苦之余也能看见淫魔女仆美丽的身体。」
  「穿着黑丝袜的脚踩下去的时候,主人又重新体验到美妙的黑丝绸触感带来的痛处,但是很快的,主人就会忘记被践踏的痛苦感觉,完全陶醉在眼前晃动的胸部跟黑丝袜的触感。」

  「………………」

  「奇怪,樱桃都描述得这么淫荡了,主人怎么还不开始自慰呢?」

  「………………」

  「啊,对不起,樱桃忘记我命令主人不准自慰,对不起呢,主人可以原谅我吗?」

  「………………」

  「呵呵,这样啊,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命令主人开始继续自慰,来,想像着樱桃持续的踩踏主人的阴茎,阴茎传达上来的感受非常的痛苦。这已经是单纯的性虐待,一点舒服的快感都没有。」

  「但是主人还是非常兴奋,坚硬的阴茎变得更加兴奋,一点也没有软下去的迹象,相反的,主人的阴茎却产生更强烈的射精感。」

  「也就是说,主人被樱桃的脚虐待反而更兴奋,对被虐狂主人做侍奉真是太简单了,竟然单纯用踩的也能造成性兴奋,能够服侍这样的被虐狂主人,是樱桃的荣幸。」

  「主人已经完全被我控制住,就算不想也会将自己手淫的速度加到最快,然后在脑袋内清楚的想像樱桃一边嗜虐的笑着一边踩你的阴茎,丝袜的触感、樱桃的乳房、内裤都清楚得可以看见。」

  「主人已经想要射精了,在我的命令下变得想要射精了!非常得想要一边想像着被女仆踩踏一边射精!」

  「想像着被淫魔女仆踩踏的主人真是难看!丢人!没用!垃圾!这样的主人在人类世界中一点存在的价值也没有!」

  「但是呢………」

  「虽然主人一无是处,但是樱桃认为主人的阴茎世界上最棒的喔,可以射出让樱桃面试过关的阴茎,可以说是樱桃最心爱的宝物喔。所以樱桃会用可以将它踩烂地狠度用力的踩它,让主人在男性尊严被践踏殆尽的状况下射精!」

  「射吧,主人!在樱桃的践踏下射精吧!射吧!射吧!射吧!」

  「………………」

  「射了呢。白白的,浓稠的精液一波坡的射出来了。」

  「面试官们,看见这些精液了吗?请问这样的量跟质如何呢?」

  「………………」

  「原来如此,感谢各位前辈的肯定。」

  「主人,听到了吗?因为主人努力,樱桃成功的通过面试成为主人的女仆了,这是樱桃最幸福的时刻。」

  「主人为了樱桃而射出的精液,樱桃可以吞下去吗?」

  「………………」

  「谢谢主人的恩赐,樱桃马上开始品尝。」

  「………………」

  「味道好棒。主人为了樱桃拼命努力的心情,混着精液跟爱液传达到樱桃的口中了,屈辱、不甘、喜悦,各式各样的情感都在口中散开,这是樱桃品尝过最棒的精液,樱桃决定以后要用自己的一切服侍主人来报答。」

  「那么,谢谢主人今天愿意协助我的面试,我来抱主人回房间休息吧,晚安。」
           _____________

  越是纵欲的生活,我的欲望却越是变得更深不见底。

  淫魔女仆们给我的食物总是美味得奇怪的味道,我没办法不把那些吃完,而每次吃完之后,会一直感觉到自己的性欲变得高涨,我想问掌厨的女仆关於这料理的细节,女仆总是露出嗜虐的笑容后将我搾乾来回避问题。

  我握着硬挺的阴茎出房间散步,打算物色今天要使用的女仆,走到半路,我看见放在大厅的告示板。

  这个告示板平常是女仆们用来连络工作用的,但是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的是各种我的自慰的照片,这照片几乎佔满了整个版面,路过的人都可以将其看得一清二楚。这时候我才想起来,这几天我手淫的情形都被女仆用数位相机拍了下来。
  看见自己被女仆们肆意羞辱、但是自己却陶醉其中的画面映入我眼帘,当天女仆美丽的身姿马上在脑中浮现、同时她们在看见我的身体对我嘲弄的声音也清楚可见。我看着照片,再也无法阻止自己的手。

  「主人,您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回过神来,我的手中已经滴落着白浊的液体,而玫瑰已经暂在我身旁,后面还有几个看乐闹的女仆「我在第一天就交代过您,然后反覆说过了无数次才对,主人如果想要自慰的时候,只能在女仆的面前做。」

  「而且,主人还将自己的精液就这样洒到地板上,是想让我们喝这种髒掉的液体吗?」面对玫瑰的辱骂,我一句辩解的话也说不出「请不要仗着自己是大主人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你这只自慰垃圾。」

  一被玫瑰辱骂,我刚软下的阴茎又再度勃起了。

  「你们几个,把芳草根香草叫过来,就说要惩罚主人。」玫瑰对身后的女仆说着,她们应了一声就快步离开「那么主人,我还有事情先告退了,要是主人隔天还站得起来的话,我会来服侍主人起床的。」

  玫瑰离开没过多久,那对双胞胎淫魔女仆出现在我面前。

  「主人,听说您犯错了呢,我还以为像主人这种这么乖的被虐男应该都很乖才对,没想到竟然还是会做出这种跟下贱牲畜一样的事情。」站在左边的芳草说,她老是将我当做下贱生物一样的辱骂着,但是明明是辱骂,但是她每次的骂法都会让我非常喜悦。

  「请不要为了得到惩罚而故意犯错,您这样会让我们女仆很困扰的。」站在右边的香草说,而香草则是经常关心我的日常生活,也是少数愿意帮我做手淫的女仆。

  「那么,我们将要开始对主人的惩罚。」两人的声调完全一致,重叠的音波让我陶醉在这双胞胎女孩的身体中。

         #3芳草跟香草的W惩罚要打到出血喔

  配音员:芳草,香草

  芳草:「看主人这种勃起的样子,应该是很期待惩罚的内容吧。真是,主人就是这种永远搞不懂什么叫做惩罚的低能物种。」

  香草:「要是跟以前一样只是让主人舒服的话,那就算不上是惩罚了,所以这次一定会让主人很痛苦,请做好觉悟。」

  芳草:「我们把上衣脱下来,跟以前一样当做是主人自慰用的配菜,但是这次不同的是……主人,把双手伸出来。」

  香草:「过来,我们会把主人的手臂抓在,按在自己的乳沟上。嗯,主人的手臂已经完全被我们夹在乳沟中,透过乳沟感觉到我们的体温了吗?一直以来都碰不到我们身体,只能用想像的主人,虽然没有办法直接碰到胸部但也够爽了吧?」
  香草:「然后,从现在开始我们就靠在主人的两只耳朵旁边说话。主人的耳朵将会除了我们的话什么声音也听不进去,手臂上只能感受到我们乳沟的触感。」
  芳草:「但是,这次只准感受乳沟,还是不准你碰其他的地方,要是敢碰的话就当场宰了你知道吗?」

  香草:「哈哈,芳草,你这样威胁被虐狂主人的话,搞不好会害他更想摸呢。」
  芳草:「总之,主人现在能动的地方只有手腕的部分,你接下来要会做出什么事情已经可以想像得出来了呢。」

  「………………」

  芳草:「果然,开始自慰了。垃圾!惩罚的内容什么都还不知道,就顺着性欲开始把玩自己的小鸡鸡,整个行为模式跟废物一样!」

  香草:「嗯,听到芳草一辱骂,主人的自慰就起劲起来了。对主人来说芳草的辱骂声真的是最棒的催情剂呢。」

  芳草:「你啊,每次看你这种被虐狂自慰就觉得骂与不骂都不对呢,早早自慰到死了算了吧。」

  香草:「呵呵,主人单纯的自慰也会腻对吧,接下来我们来跟主人玩一个游戏好了。」

  香草:「主人平常都是怎样讲『自慰』这个字呢?普通的『自慰』还是『手淫』?还是『撸管』、『打飞机』、『打手枪』?」

  「………………」

  香草:「那么,接下来不管我跟芳草提了什么问题,主人都只能回答自慰或是其他主人喜欢用的字,知道吗?」

  「………………」

  香草:「呵呵,开始玩之后主人就会知道这游戏好玩的地方在哪了。那么开始了,第一个问题。」

  香草:「主人,您现在在做什么呢?」

  「『…………』。」

  香草:「对,除了这个字以外,其他的字都不许回答,继续问搂。」

  香草:「主人最喜欢做的休闲活动是什么呢?」

  「『…………』。」

  芳草:「当者女孩子的面说这种话很噁心耶,您不觉得吗?」

  香草:「哈哈,主人因为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说出来,结果被芳草骂了呢。」
  香草:「主人,看见淫魔女仆的时候,首先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呢?」

  「『…………』。」

  香草:「有一件事情只有在看见淫魔女仆的时候才能做,没有淫魔女仆的时候绝对不能做,主人记得是什么事情吗?」

  「『…………』。」

  香草:「主人之所以在这里接受惩罚,是因为主人偷偷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做了什么?」

  「『…………』。」

  香草:「回答得很好喔,主人。」

  芳草:「对一个垃圾而言,能像这样确实的里解淫魔女仆馆的规矩已经算很不错了。」

  香草:「我们要继续发问喔。主人最擅长,最自豪的事情是什么?」

  「『…………』。」

  芳草:「你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在女仆面前不断的把玩自己的小鸡鸡?你啊,除了自慰以外还会做别的事情吗?回答我啊!」

  「『…………』。」

  香草:「啊哈哈,竟然回答这种答案,主人真是不要脸呢。」

  香草:「接下来,换一个答法。接下来主人不管碰到怎样的提问,只能回答『是』。开始搂」

  香草:「主人,您现在在自慰吗?」

  「『……』。」

  香草:「对,就是这样。那么继续提问搂。」

  香草:「主人,自慰是不是很舒服?

  「『……』。」

  香草:「主人是不是最喜欢看着我们淫魔女仆,想像着我们淫魔女仆的身影自慰呢?」

  「『……』。」

  芳草:「能得到主人的肯定我是非常感激,但是这证明了主人是个噁心自慰男的事实,知道吗?你越是回答香草的问题,你就会越是只能想着自慰,最后就这样堕落下去,最后变成只能被我辱骂而兴奋的被虐自慰男。」

  香草:「对喔,能够亲眼看见主人堕落成一个只能想着自慰的被虐男是人家的荣幸喔。继续提问。」

  香草:「主人,您是不是想要射精了呢?」

  「『……』。」

  香草:「好快呢,是不是很想赶快把精液射出来,把白白的精液射在我们两人的面前看呢?」

  「『……』。」

  香草:「是马上就要射出来吗?再几秒钟就要射出来了吗?」

  「『……』。」

  芳草:「什么啊,你要把你那噁心的白色液体射出来了吗?你知道自己一直不断的摸着自己的小鸡鸡然后射精的样子有多噁心吗?」

  「………………」

  芳草:「啊,射出来了呢。简直就像低等生物的射精一样,单纯为了满足自己性欲的射精。把自己的精液仅仅只是因为接受惩罚而自己把自己应该用来繁衍种族的子种射在自己的腹间,简直是无法想像的事情呢。」

  香草:「而且,主人是不是还觉得不够,还想再继续自慰呢?」

  「『……』。」

  香草:「啊,精力旺盛呢,主人好棒喔。」

  芳草:「刚射精了还这么硬,而且还继续保持着一样的速度继续自慰?你啊,是不是根本就只想射精而已了?回答我啊!」

  「『……』。」

  香草:「啊哈哈,我们淫魔最喜欢主人这种只想着射精的大变态喔,因为主人这种被虐狂精液是所有男人的性癖当中最美味的一种,所以被虐狂一直都是淫魔们最爱的男人品种。芳草虽然表面上假装得很讨厌你,实际上也是想要藉由一直骂你把主人最美味的精液引出来喔。」

  香草:「所以,主人请继续接受我们的诱惑,然后不断的把精液射给我们享用好吗?」

  「『……』。」

  香草:「抱歉抱歉,是我自己忘了,应该要说规定接下来只能回答『好』。那么接下来就这样继续搂。」

  香草:「主人,请你继续不断的自慰,把阴囊里的精液射到一滴不剩的好吗?」
  「『……』。」

  芳草:「主人,我看您乾脆就别活了,就这样直接打枪打到死好不好?」
  「『……』。」

  香草:「主人,下一次射出来的精液要让我品嚐好不好?」

  「『……』。」

  芳草:「主人,我真的很想看到你赶快死,所以自慰的速度不要慢下来,除非自己鸡鸡烂掉否则别停,好吗?」

  「『……』。」

  香草:「啊,又要射了,被芳草辱骂到要射了呢,主人。」

  「………………」

  芳草:「射精了第二次以后,势头还是完全没停下来呢。」

  香草:「呵呵,是呢,平常的话应该已经开始没力了,但是因为我们现在都开始施展淫魔该有的诱惑术,主人现在感受得到淫魔女仆的乳沟,又一直在听淫魔女仆的声音,射精的欲望完全消不下来呢。」

  芳草:「说过了吧,这是惩罚,不会让主人舒舒服服的射精就结束,觉悟吧。」
  「………………」

  芳草:「主人已经神智不清了,知道自己已经自慰多久了吗?」

  香草:「一个小时了喔,主人。」

  芳草:「你虽然已经快要射不出东西来了,但是这段时间我们一动也不动的抱住你,并且不间断的在你耳边说话,所以主人完全停不下自己的手,简直就像一个发情的牲畜一样的不断的打手枪。」

  香草:「我觉得主人这种模样很可爱喔,所以就算是要死了也继续还是维持自慰的速度我觉得也没问题喔。」

  「………………」

  芳草:「知道吗?主人,现在已经两个小时了。」

  香草:「好厉害喔,主人,在人类的世界里面没有男人会做到这种程度呢。」
  芳草:「主人你看,路过的女仆已经越来越多了,大家原本都是要来告示板看消息的,但是看见这里有一只低能的牲畜主人正在自慰,就停下来看看了。」
  香草:「因为主人已经做到快翻白眼了却还是坚持着要自慰的样子太可爱了,所以大家都在拿手机或相机拍下来呢。」

  芳草:「哈哈,主人就算是死了,自慰的低能模样还是会永远留在我们淫魔女仆的心中。」

  香草:「是喔,所以不用顾忌自己的性命,继续的做,继续的射精给我们看吧。」

  「………………」

  芳草:「想知道现在多久了吗?六个小时了喔。」

  香草:「普通的话像主人这样的人类也进食了呢,不进食的话人类就会死呢。但是禁止喔,因为这是对主人的惩罚。」

  芳草:「不过对我们淫魔女仆来说,不需要吃人类的食物,寿命跟体力也比人类长,所以象这样一动也不动的抱着主人是一点影响也没有。」

  香草:「所以,我们可以象这样抱着主人,然后就这样注视主人自慰到死去,呵呵,主人最后自慰到死的模样到底有多好玩呢?」

  芳草:「虽然已经预见了自己的死亡,但是主人就是停不下来对吧?」
  香草:「是啊,我们只是抱着主人的手臂,没有强迫主人做自慰喔。」
  芳草:「所以如果主人像一个正常的雄性一样的话,应该知道性行为应该是要对女性做才对,而不是像你现在这样白白的射在自己的腹间。」

  香草:「也就是说,都到这种程度了还坚持要玩自己的小鸡鸡,主人是大~变~态~。」

  芳草:「我说过了很多次了,你这个只懂得自慰的废物、垃圾、噁心生物、低能牲畜。不想死的话就赶快停下来,停下来的话我们也会放过主人。」

  香草:「但是完全停不下来呢,听见香草我的娇喘声,听见芳草的辱骂声,主人的性欲就不断涌出来,只能想着自慰呢。」

  芳草:「结果,就变成只想着自慰连命都不要了。」

  「………………」

  芳草:「知道你已经做多久了吗?」

  香草:「主人知道做多久了吗?」

  芳草:「快要十二小时了喔。」

  香草:「十二小时了呢,主人。」

  芳草:「单单一个自慰能做到十二小时,噁心死了。」

  香草:「不过我很崇拜这样的主人喔。」

  芳草:「差不多,下一发就是最后一次了吧。」

  香草:「是呢,下一次射精的话,今天的惩罚就结束吧,我们会带主人回房休息──只要主人还活着的话。」

  芳草:「不过我看主人现在这模样,再射一次应该也要死了吧。」

  香草:「那么开始了,芳草跟香草的双胞胎组合技。」

  芳草(香草):「主人你(您)这个噁心(可爱)的废物(东西),你(您)就继续把玩(手淫)你(您)那根低能(雄伟)的鸡鸡,在我们的面前难看(壮观)的射精吧。」

  芳草(香草):「射精!射精!在众淫魔女仆的围观下,感受着淫魔女仆的乳沟,在从来没有体验过淫魔女仆真正的身体的状况下,抱着脑中淫魔女仆的幻影,将体内最后的一滴精气射出来,然后死去吧!射吧!射吧!想像着虚假的女仆身影,然后射到死吧!」

  「………………」

  香草:「已经射到没有任何精气了,出来的只有组织液而已。」

  芳草:「这种东西已经不能食用了,体内完全没精液的主人,就只是单纯的渣碎而已。」

  香草:「主人接受这次惩罚后有反省过了吗?以后绝对不要在没有女仆的状况下自慰了喔。」

  芳草:「对,一定要在女仆看着的状况下,把你自己最犯贱的一面展现出来,知道吗?

  香草:「不过,主人在这惩罚后还是勉强活下来了喔,非常棒喔。」

  芳草:「我们会解除对主人的诱惑术,而且会给主人服下镇静剂,接下来会让主人好好休息的。」

  香草:「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处理就好了,主人就好好休息喔。」

  芳草(香草):「晚安,主人。」

            __________

  我已经完全适应淫魔女仆馆的生活,看着女仆的身体自慰已经成为了我的生活的全部。

  这天,我在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是精液的臭味,决定去洗澡。
  淫魔女仆馆的公共澡堂是很大的一间,我想是因为跟浴室有关的玩法很多,所以才会在宅邸里面进行才会盖得这么大。

  在那里,我发现玫瑰、芳草、香草也都已经在大浴缸里面了。

  「啊哈哈,所以我就说,这点程度的钱就要我放过你是不可能的啦。」我听到的是玫瑰狂傲的笑声,一改往常给人的端庄贤慧的感觉。

  「啊,是主人啊?怎么了,不一起泡澡吗?」玫瑰对我问。

  「啊,主人已经吓傻了啦,他没看过山茶花你原来的样子。」说话的人是芳草,我突然感觉今天的她跟平常不一样。

  等等,山茶花是谁?

  「就我啊,就我。」说话的人是玫瑰,那种随兴放荡的态度让人无法想象跟平常的玫瑰是同一个人「山茶花是我本来的名字,前大主人嫌我这名字太土气,就擅自把我的名字改成玫瑰,我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就照着用了。」

  「我,芳草,香草三个人都是淫魔女仆馆成立的时候就在里面的人,我们都接受了前大主人的要求,在他的面前展现出他理想的淫魔女仆的样子。不过后来加入的女仆就没有时间一一指导她们,所以她们还是维持她们在淫魔世界里面的性格。」

  「所以,我们三个人只有象现在这样泡澡的时候回复到原本的一面,很惊讶吗?」

  啊,我发现了,芳草的脸跟平常不一样!她跟香草根本不是双胞胎!

  「啊,对呢。平常我都是靠化妆打扮成跟香草一模一样,这个也是前大主人的要求。他喜欢看到自己的身边有一个双胞胎的女仆。」

  「对呢,主人,平常我老是说自己讨厌主人到极点之类的请不要太在意,实际上我跟大家一样最喜欢主人了。」

  「芳草也是最喜欢主人的鸡鸡跟精液了呢,哈哈。」香草豪迈的说,随后三人一起大笑起来。

  我感受到一阵迷网,原来一直以为我以为是跟人类世界不同,完全展现人类最丑陋一面纵欲放纵的世界,原来大家还是戴着假面具在过活。

  其实我喜欢的淫魔,应该是像眼前的玫瑰她们这样,无拘无束的说什么做什么的人才对。想到这一点,我的心底对以往的生活感到质疑。

  女仆们的声音骤然停止,我往浴室门口看过去,原来是樱桃裹着浴巾进来了。
  看见她的美丽的身影我又不禁看得入迷。

  「啊,主人也要入浴吗?需要樱桃服侍主人吗?」樱桃对我行礼,我在恍惚之余点了头。

  「那么,主人请在这里坐下。」樱桃脱下浴袍,那丰满的女体露在我面前,就好像理所当然的一样将泡沫抹在自己胸前,然后用自己的双锋来摩擦我的身体。
  「樱桃,我说你至少洗澡的时候也恢复你的本性吧。」我听见浴缸中的玫瑰说话了。

  「请问族长大人在说什么呢?樱桃一直都是这样啊。」樱桃一边以「洗身体」的名义,不断的以自己的胸部挑逗我的身体。

  「族长大人?」我问,我印象淫魔的族长是普通的淫魔群落中,具有领导地位的那一个人。

  「是的,玫瑰大人是我以前女淫魔族群的族长,实际上这个淫魔女仆馆所有的人都是玫瑰以前的手下,正因为玫瑰大人现在已经是一个卑微的、仰赖人类的女仆长,所以大家都才会玫瑰大人的号令下,乖乖的服从於一个人类之下。如果没有玫瑰大人的话,这座宅邸的根本不可能存在。」

  「我出去了。」玫瑰倏然从浴缸里站了起来。

  「女仆长,慢走。」芳草跟香草也在浴缸中站起对她行礼目送她去浴室。
  啊,玫瑰,刚刚的话……

  「主人,不可以乱动喔。」樱桃将我的思绪拉到她的肉体上面「我还要帮主人洗澡呢。」

  「主人,怎么了?因为我的服侍主人又想要自慰了吗?」

  我点头,这时候的我因为不断感受到樱桃粉嫩的乳头,已经又变得坚挺了。
  「那么我来帮主人发泄一下吧,特别来帮主人自慰。」樱桃说着,那柔软的手掌握住我的阴茎套弄起来。

  我发出喜悦的呻吟声,将自己的身体完全交给樱桃。

  「呐,主人,今天晚上我想好好的服侍主人,晚点可以偷偷来二楼的个人房间吗?」樱桃靠在我的耳边,用别人听不见的细小声音说。

  我享受着樱桃的手淫,没有多想就点了头。

  几个小时后,我瞒着所有的女仆进入樱桃的房间。

  「欢迎,主人愿意接受樱桃的邀请是樱桃的荣幸。」樱桃恭敬的对我说着,她的手上拿着一把菜刀「晚饭马上就好了,请主人再等一会。」

  樱桃指定要幽会的这个房间附有厨房,厨房中已经传出了食物的香气。
  「做好了,主人,请慢用。」很快的,我面前的桌上已经摆满了一人份的饭菜。

  而且这些都是我最喜欢的饭菜,不像平常那样都是下过春药的料理!

  感受到樱桃的热情,我激动的将饭菜给吃完。

  「满意吗?主人?」樱桃问,我拼了命点了头。

  「是吗?樱桃好高兴。」樱桃说「其实这是樱桃包含着爱意做出来的料理喔。」
  呜?爱意?

  「是的,不是普通的女仆对主人的爱,是身为一个女人,喜欢男人的那种爱情。樱桃打从看见主人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主人了。」

  平常淫魔女仆们都会对我做各种性爱,但都是只有肉欲上的发泄,像樱桃这样明白表达爱情的还是第一次。

  「玫瑰、芳草、香草,我知道对主人而言的心里还有众多的女仆,但是对樱桃来说,心理就只有主人一个人。」

  我突然感觉到头一阵晕眩,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刚才的食物……?
  「所以,主人可以接受樱桃的爱吗?」樱桃看见了我恐惧的模样,但是却完全没有动摇。

  「对,樱桃最深的、最重的爱。」我的眼前一黑,最后留在我眼睛里的是露出诡异而美丽的笑容、举起锋利菜刀的樱桃……

       #4不管主人的身体如何破碎樱桃都会爱着你的

  配音员:樱桃

  「醒来了吗?主人?」

  「是的,樱桃的料理中放了安眠药,把主人拐出了淫魔女仆馆,然后现在把主人四肢张开绑在床上,主人现在可是全身赤裸的呈大字型躺在我面前,好可爱喔。」

  「啊,主人因为感受到自己的危机,阴茎反而硬挺挺的勃起了,好棒喔,好想……用这把菜刀马上砍下来,看看主人的反应。一定会大声哀嚎,口吐白沫的晕过去吧。」

  「呵呵,这次不是开玩笑喔,因为人家真的是一个喜欢看主人受伤而兴奋的变˙态˙女˙仆。」

  「所以啊,光是看见主人因为害怕而发抖的样子,樱桃的小妹妹就已经湿了呢。人家用刀子把女仆装的裙子割下来,让主人看得清楚喔。」

  「………………」

  「看见了吗?真的是全湿了喔,樱桃的小妹妹沾着水滴、就好像有生命一样的在蠢动着呢,这是因为很想赶快把主人的童贞给吃掉喔。」

  「对,主人一生都没办法接触人类的女孩子,就算进入淫魔女仆馆,也只是被女仆们饲养着,严禁触碰女仆的身体而好好的保存下来的那珍贵的童贞,今天要被樱桃的小妹妹吃掉喔。」

  「樱桃要看清楚主人害怕的神情,所以已经趴在主人身上了,主人的颤抖的呼吸、扑通扑通跳的心脏,哇啊~~感觉得到主人的身体感觉好棒,让人好想马上就让主人这弱小的生命立刻停止跳动呢。」

  「………………」

  「呵呵,不用害怕啦,我们淫魔一向都是让人类爽够了以后才会杀掉的,不会马上就把主人杀掉的,一定会把主人送上天堂、精液都射乾以后才杀掉。」
  「啊,樱桃的小妹妹已经顶在主人雄伟的阴茎上了,一旦插入进去后,樱桃就会夺走主人的童贞,主人在感受到樱桃的小妹妹后会爽得一直哀嚎求饶,但是樱桃不会停下来喔,因为樱桃会做到将主人的生命夺走才会停手。」

  「但是呢,如果只是单纯跟主人结合的话,樱桃是不会爽的,樱桃想要做一点刺激的事情呢。」

  「对了,我来把主人的手脚都切光光好了,呵呵。主人每射五次,樱桃就切掉主人的ㄧ只手或脚,也就是说射了二十次以后,主人的双手双脚都会被樱桃切光光。」

  「不过都是这样樱桃单方面侵犯也不好,让主人决定要切的手或脚是哪一只好了,这应该是主人在淫魔女仆馆第一次能自己决定的事情吧,呵呵。」

  「那么,樱桃要开始了,主人要看清楚了,樱桃的小妹妹跟主人的阴茎接触、把主人的童贞夺走的一瞬间。」

  「………………」

  「嗯,进来了,感受到了,主人因为恐惧而勃起的、又粗又壮的阴茎,在樱桃的身体里面……发抖着,好可爱。」

  「樱桃开始动了……啊,主人,你的阴茎已经……」

  「………………」

  「射精了呢,呵呵,好可爱。」

  「主人你只不过是刚插入樱桃的小妹妹几秒钟而已,就拼命的在樱桃的身体里射了这么多的精液,樱桃的身体让主人这么满意吗?」

  「但是呢,樱桃刚刚说过了喔,只要射五次就要砍一只手或脚,这样子一来就只剩四刺了,这么快就射精好吗?」

  「但是主人想不射也很困难呢,因为樱桃的小妹妹是淫魔女仆的名器,这原本就是为了将主人榨到死而存在的,所以才会才刚放入樱桃的小妹妹就射精呢。樱桃还要继续动,将主人的精液从体内榨出来喔。」

  「………………」

  「啊哈哈,射第二次了,好多好烫的肮髒白色黏液射精樱桃的体内了,好舒服喔。」

  「主人你这样不行喔,樱桃只不过是随变动几下就让主人射两次了,这样子会什么都享受不到就被樱桃给榨乾喔,要是让主人没有享受够就死去的话,樱桃也会过意不去呢。」

  「真没办法,樱桃只好一边扭腰,一边跟主人说些会让主人害怕的事情,这样主人应该会稍微比较没这么兴奋了吧?」

  「其实呢,樱桃在碰到主人以前也喜欢过一个人类的男性,人家跟他的关系呢,人在人类世界里面应该算是论及婚嫁的男女朋友吧。」

  「樱桃当时很爱他喔,每天为他口交、乳交、他说他喜欢把樱桃绑起来鞭打,樱桃也会造他的意思做。因为樱桃这样顺从他的意思,所以他也非常爱樱桃。」
  「虽然我们互爱着对方,但是樱桃还是被他给背叛了。樱桃在厨房做菜的时候,一个驱魔师冲进来要杀死人家。」

  「还好樱桃命大,对方只是一个菜鸟驱魔师,樱桃好运的逃过一劫。然后樱桃拿着菜刀,去找我深爱过的男人。」

  「跟樱桃想得一样,跟驱魔师告密的人就是他,主人你会不会觉得很奇怪,明明樱桃跟他都深爱着对方,为什么仅仅只因为害怕跟淫魔通奸被人类的法律惩罚而背叛我呢?这很奇怪吧,为什么人类的爱会这么脆弱得容易改变呢?」
  「樱桃情绪一下子控制不来,就把菜刀刺下曾经深爱过的那个人,他的哀号声响彻了整个房间,血也染到了地板上,然后樱桃发现了……」

  「原本不爱着樱桃的他,又开始诉说对樱桃的爱意了,也就是说,想要得到男人永恆不变的爱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用力量将他给控制住。」

  「因为没有脚可以走路,所以永远不会离开樱桃。因为没有手可以做事,所以永远只能靠着樱桃生活。因为无法离开房间,所以永远只能看着樱桃。」
  「那段时间是樱桃最快乐的时光,樱桃就这样继续跟他相爱着,做爱着,一直到……他受不了痛苦的折磨,发疯而死。」

  「然后,樱桃现在爱上了主人,所以也想要得到主人的爱。所以,樱桃要用这只菜刀,把主人切割成会永远深爱着樱桃的样子……啊,光是想像樱桃就兴奋起来了,扭腰的速度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呢。」

  「啊哈哈,好舒服,主人那根被虐阴茎在樱桃的小妹妹里面发抖着,因为害怕被樱桃斩断所以不断的以扭动跟颤抖向樱桃述说爱意。」

  「樱桃爱着主人喔,主人也爱樱桃吗?啊啊,好舒服啊!」

  「………………」

  「第三次。距离能切断主人身体的时间又更进一步了。主人会期待吗?还是正在害怕呢?」

  「连续射了三次主人也很累了吧,我来帮主人放松一下。」

  「主人感觉到了吗?樱桃温热的舌头政在舔拭主人的脖子,主人的汗水都流出来了,樱桃来帮主人全部舔乾净。」

  「一边帮主人舔拭的同时,樱桃也同时掐揉主人的乳头,感觉到樱桃纤细的手指了吗?以前主人都只能悲惨的一边摸自己的阴茎一边搓自己的乳头,而现在因为樱桃就在主人身边,才能让主人享受樱桃如天国ㄧ般的指技喔。」

  「只要主人接受樱桃的爱的话,樱桃可以每天都像现在这样爱抚主人、舔拭主人、让主人的阴茎爽到昇天。所以主人,你愿意接受樱桃的爱吗?」

  「………………」

  「我知道的,就算主人口头上同意,心里一定还害怕着樱桃,这是因为樱桃是淫魔女仆,对主人来说天生就不比人类的女孩子来得温柔。但是身为淫魔女仆的樱桃知道怎样让主人得到最爽的快感、知道怎样让主人爽到抓狂、知道怎样让主人即使射到没精液了还是渴求做爱。」

  「也就是说,我会每天服侍主人的身体,直到主人死去为止。」

  「是的,就像现在这样。即使主人已经射到没有力气,但是只要看见穿着女仆装的樱桃,感受到樱桃的小妹妹,感觉到樱桃现在在舔拭主人,侵犯主人的乳头,主人就会马上、毫无抵抗能力的再度勃起,变成任由樱桃榨乾的射精人偶。」
  「樱桃最喜欢像主人这样即使被虐待还是会兴奋的男人了,只要主人愿意为樱桃射精,樱桃就会永远的爱着主人。就像这样,时而五指抓住主人的整个乳房揉弄,时而两指挑起主人的乳头掐弄,随着这样的玩弄,主人疲累的阴茎就会被迫逐渐勃起。」

  「很舒服对吧?主人?樱桃的手指比主人自慰的时候用的男人的手指还要棒对吧?」

  「接下来,樱桃双手都搭上主人的乳房,成圆画圈的揉弄乳房。」

  「明明是一个男人却被淫魔女仆强奸,还不断的发出『啊哈、啊哈』这种噁心的娇喘声,难道说主人被樱桃这样当做女人强奸感觉很舒服吗?」

  「主人完全勃起了呢,樱桃终於可以继续扭腰强奸主人的阴茎,好高兴喔。」
  「啊啊,又可以感受到主人的阴茎,好舒服喔。如果主人也很舒服的话,就继续把刚才噁心的娇喘声用力的叫出来,让樱桃可以听得清楚。」

  「………………」

  「对,就是这样,樱桃听见主人没用的娇喘声,也变得更加兴奋,扭腰的速度也渐渐变快了……啊啊!」

  「………………」

  「终於,第四次。樱桃成功的又榨出主人的精液ㄧ次。」

  「对,距离把主人的一只手或一只脚切掉的时间,终於只剩下最后一次了。主人,想好第一个要被切的是哪个了吗?」

  「呵呵,主人不要紧张嘛,樱桃的技巧是很好的,即使在切断肢体的过程也会不断跟主人做爱,让性爱的快感完全掩盖被截肢的痛苦,将主人的痛苦减到最轻喔。」

  「只是,如果主人哀嚎的痛苦神情太可爱的话,樱桃可能会忍不住停下来欣赏呢。啊啊,但是如果停下来欣赏的话,就享受不到主人在痛苦当中对樱桃透露出的爱意了,怎么办呢……」

  「主人知道吗?今天射过二十次后,主人就会不能自己进食、自己离开房间,所有的事情都得靠樱桃服侍主人。主人生命中的一切都只剩下樱桃,除了樱桃以外的淫魔女仆都看不到。也就是说,变得只能爱着樱桃了。」

  「而且,因为没办法自慰,所以想要自慰的时候只能不断的哀求樱桃,不断的跟樱桃说『我是爱着樱桃的,请樱桃姐姐强奸我』。只要一想到主人为了能发泄性欲,拼了命的爱着樱桃的样子,樱桃就觉得好幸福喔。」

  「现在一定也是吧?再射出一次精液就要被樱桃切下肢体,但是射精的权利已经被樱桃夺走了,所以只好不断哀求樱桃停手,求樱桃不要伤害自己。」
  「所以,说给樱桃听吧。『拜託你停手,我爱你,樱桃。』,不断的把主人的爱意喊给樱桃听。明明知道樱桃不可能停手,但是出於恐惧只好不断述说对樱桃的爱意,不断的说给樱桃听,告诉主樱桃主人其实爱着樱桃!对樱桃的爱意永远不会变!说吧!」

  「『…………………』」

  「对!就是这样!继续说!随着樱桃扭腰强奸主人的节奏继续说!樱桃听见主人的声音就会更加兴奋!看见主人哀求的神情就会更加兴奋!感受到主人的爱就会更加兴奋!」

  「只要在这一次被樱桃强奸到射精后,就会被樱桃切掉身体!这可以说是主人最后的射精!」

  「射精吧!主人!不断说着爱着樱桃!想像着被樱桃切断身体的场井然后射精!射精!射精!」

  「………………」

  「出来了……主人,明明是最后的射精机会,但是还是猛烈的射进樱桃的身体内,樱桃完全感觉到了呢,主人对樱桃深深的爱。」

  「樱桃……也爱着主人,所以,现在就要用这只菜刀,开始切下主人的身体,让我们两个人永远不分开……」

  「我要来了,主人。」

             _________

  「给我停手,樱桃。」房门被撞开,玫瑰滚了一圈撞进我被囚禁的房间中。她重新站起身,凶狠的盯着樱桃。

  「啊,族长大人。」樱桃停止了要用菜刀砍下我身体的动作,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是没有改变「我现在正好要将主人的身体砍下来,玫瑰要进来玩3P吗?呵呵。」

  「樱桃,我以女仆长的权限宣告你被开除了,现在就给我从主人身上离开。」
  「主人的阴茎很棒的喔,果然被虐狂的阴茎一直都是极品呢,族长大人要不要也嚐一口……」

  「樱桃,别做梦了。」玫瑰冰冷的口吻说着「你自己也很清楚,你得不到任何人的爱。就算是大主人也一样。」

  「啪滋。」樱桃挥下菜刀,正好落在我的腋下,距离我的身体只有几釐米远。
  「你才是,在这间宅邸里面想要得到谁的爱?」樱桃面露凶光,凶狠的瞪着玫瑰「那个前大主人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这个人类所建立的居所,有让你守护的价值吗?」

  「我想要的,只是完成前大主人的心愿而已,淫魔一直以来就是为了完成人类的愿望而生,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很奇怪。淫魔顶多只会满足人类的性欲,不可能到抛弃自己的部族,将自己的一切都转移到对方的居所上,对於一个淫魔长来说,为了一个区区只有一百年寿命的人类做出这种事情太奇怪了!」

  「我是淫魔女仆馆的女仆长,为了主人奉献自己的一切,这一点也不奇怪。」玫瑰弯下腰,五指成爪,俨然进入战斗的态势。

  「你是淫魔族长!由淫魔女王指派、骄傲的淫魔族长!没有必要听从於一个男人!屈居於这种鬼地方!」然后,樱桃也摆出同样的战斗姿势。

  两人一齐向前冲刺,双掌在空间交会。

  在激战之后,是樱桃倒下,玫瑰的爪子压在樱桃的头上。

  「我用淫魔族长的身分宣告,樱桃你被『流放』了,现在就走吧。」玫瑰的手掌离开被制服在地上的樱桃,然后走到我旁边,用刀子将束缚我的绳子剪开。
  「哈哈,现在这种时候才想用族长的身分下令吗?」樱桃坐在地上,散乱的头发胡乱摊在地上「你好卑鄙呢,玫瑰。」

  「有意见吗?败者。」玫瑰说。然后看见我疑惑的神情后,对我说「『流放』是被族长判断不适合当淫魔,驱逐出族群流浪并回到淫魔女王身边的刑罚。这等於人类世界中的『死刑』。」

  「我知道了,我离开就是了。」樱桃站起身,身上破烂的女仆装已经失去了战意,她已经接受了被流放的命运。

  不经意的,我出声叫住了樱桃。

  「干什么?主人?」樱桃淒凉的笑着「你该不会还想留住我吧?」

  我点头认同,我在第一眼见到樱桃的时候就已经深爱上她了,这一份感情至今还是没有改变。

  「真傻呢你,我可是淫魔,只要我有那个意思,任何男人都会理所当然的爱上我。当然,你也是因为这样而爱上我的。」

  「经过刚才那一次,难道你还能爱者我吗?」

  一直以来,我都是活在前任大主人所建立的世界中,所有的女仆、金钱、食物都是由他安排的。所以不管我在这个宅邸内享受了多少快乐,也无法得到真正的满足。

  而现在我决定了,我一定要靠自己创造属於自己的淫魔女仆馆!

  我走到樱桃的面前,递上菜刀。同时露出自己的右臂。

  「这算什么?你认真的?」樱桃的嘴脚边发出了轻蔑的微笑。而我的心意已决,并不会从她面前离开。

  「既然你这么想要得话,那么我就……」樱桃举起我的手,准备挥下菜刀。
  我深吸一口气,准备忍受接下来的痛苦。

  「到这种地步了,砍得下手才有鬼呢。」樱桃语毕,那把菜刀闪过我的手臂,落到地上。

  樱桃将头发向后疏弄,让我重新看见她美丽的面容。

  「主人都这样渴求我了,你也没意见了吧?」樱桃对玫瑰问。

  「没有。」玫瑰回答。

  「那很好。」樱桃说完,单膝跪在我面前。

  「那么重新再来一次,您将成为我的主人,樱桃将会以淫魔女仆的身分服侍主人到最后一刻。当主人将要死去的那一刻,主人要献上自己的双手双脚给樱桃。主人愿意吗?」

  我点头同意。

  「不错,不错。」就在这时候,前大主人在香草跟芳草的搀扶之下出现了「原本还担心你小子做不来,但是看见你现在的样子,我可以放心将这些女孩交给你了。」

  「那么,我也可以放心的走了。」前大主人拄着拐杖,锐利的眼神从脸上消失,只剩下一副衰老的身体。

  「前大主人,按造我们的约定,是时候将你的血液交出来了。」玫瑰走到前大主人面前,双手按上他的脸颊「在建馆之初我、香草、芳草与您的约定,我们会服侍到您死,但您在死前必须让我们吸乾您的血液。」

  「啊……」前大主人虚弱的应声,他的灵魂已经快要消逝了。

  「主人,请先离开吧,我相信您不会想看的。」玫瑰说,让我牵着樱桃的手离开房间。离去前我看见玫瑰、香草芳草三人按住前大主人的身体,张口要咬向他的身体……

  今天,这个由驱魔师局长建立起的淫魔女仆馆结束后。以后这里将是专属於我的淫魔女仆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2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